【生活進行式】晴天男不難

無法正常瀏覽圖片,請按這裡看說明  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財經  追星  NBA台灣  udn部落格  udnTV  讀書吧  
 
2017/09/26 第4068期
 
精彩內容
 

心情札記 【生活進行式】晴天男不難
【青春名人堂】林華勁∕青春一去不復返
我漸漸發現
一句好話

 
 

 
心情札記
 

【生活進行式】晴天男不難
文∕乳拓奇/聯合報

之前日本有個綜藝節目叫「矛盾大對決」,曾經找來晴天組合和雨天組合展開對決……

求不來的雨天場景

每年夏天開始的颱風季,也是眾家製片偏頭痛好發的季節。

尤其是準備出發到外地拍攝的劇組,製片一個錯誤判斷就可能造成很大的損失,讓工作人員和器材長途跋涉到現場卻只能乾瞪眼,但各種費用還是得照算。

某次通告出發前,我們在台北集合買早餐,天空飄著陣陣細雨,綁著馬尾的男性製片憂心忡忡,但也無能為力。身為導演的我試著安慰他,說台北天氣就是這樣,只要離開就會撥雲見日了。果不其然,隨著外景車南下,雨勢不但停止,還有陽光從雲層中探出頭來,讓原本緊張的氣氛輕鬆許多。這時我才放心聊起自己拍片還滿少遇到下雨的,以機率來說的話,我應該算個「晴天男」吧!

之前日本有個綜藝節目叫「矛盾大對決」,曾經找來晴天組合和雨天組合展開對決。本來覺得這個企畫太誇張,但雙方人馬拿出各自的相簿,晴天組合的回憶照片裡總是陽光普照;反之,雨天組合則總是冒雨出遊,連結婚、畢業之類的重要日子也是陰雨不斷。或許有人覺得這是迷信,一切只是機率問題,但有些事情真的很難用科學解釋。

多年前,我曾和兩個好友一起拍片,那次我擔任編劇,好友則分別是導演和製片。因為那個劇本設定的氛圍比較悲傷,我寫了幾場陰鬱的戲,有一場重頭戲更以下雨情節來強化劇情。但,我們拍攝的那個禮拜,雖然正逢梅雨季,卻沒有任何下雨跡象,幾乎每天都是曬死人的烈日,讓拍攝進度嚴重落後。

某日收工後,我們三人跑去吃熱炒,聊起等不到雨天這件事,擔任製片的朋友突然說自己拍片幾乎從沒遇過下雨,然後我和導演異口同聲地說:「你也是?」這才發現,這部片竟集合了我們三個晴天男,難怪怎樣都等不到雨天,甚至連陰天都摸不著邊。最終,我和導演決定修改劇本,換一種敘事邏輯,在豔陽天把戲拍完。

晴天男的奇妙法則

好不容易殺青那天,午後我們叫Pizza到製片家慶功,才剛開始吃,就聽到外面雷聲陣陣,沒多久便下起大雨。更讓人傻眼的,是那場雨連續下了一個多禮拜,還夾帶一個隨後登陸的颱風,對台灣中南部低窪地區帶來不小災情。經過那次慘痛經驗,我有了深刻的自知之明,總會下意識地少寫雨天的戲。

關於晴天男的效力,還有些我自己觀察到的奇妙法則,像是效力在工作期間比較明顯。有好幾次,我拍了整天都是會讓人曬傷的豔陽天,收工回家卻淋成落湯雞。擔任重要職位時,效力也比較明顯,以前我還是助理的年代,就常遇到下雨天。拍某部電影時,還曾經遇過連續一個多禮拜的大雨,拍攝只好不停改期,造成很大的困擾。(後來才知道導演是個出名的雨天女。)

其實拍片要順利,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太鐵齒,寧可信其有,該拜的還是要拜,就算沒有宗教信仰也要心誠則靈,更不要覺得自己是晴天男,就一定不會遇到下雨天。像我有次到南部拍片,一連十多天都是好天氣,某天午後天空卻突然布滿烏雲,雨水偷偷灑了幾滴下來。

因為那時我們已經快殺青了,真的沒有延拍的空間,於是我就領著幾個演員對著天空合掌膜拜,祈求停雨讓拍攝順利完成。後來,雨真的沒有再滴下來,直到我們收工才緩緩飄落。

在我滔滔不絕講故事的同時,外景車默默抵達了目的地,拍攝作業也順利地進行。美中不足的是,我本來希望能有點陽光,比較符合想像的情境,天空卻始終保持一種陰鬱的蒼白。怎麼偏偏在我需要時,晴天男的效力沒發威呢?

沒想到,那天晚上馬尾製片在吃飯時偷偷告訴我,其實他拍片超容易下雨的,所以不太喜歡接外景太多的影片,他聽我講完故事之後,嚴重懷疑自己可能是個雨天男……

你根本就是啊!導演和製片,一個晴天一個雨天,難怪怎麼拍都是陰天,可惡啊!

【青春名人堂】林華勁∕青春一去不復返
今日登場∕林華勁/聯合報
初學爵士樂,正值青春少年時。那是個血氣方剛、野心旺盛的歲月,和朋友見面聊天,話題三句不離音樂。不是互相報馬最近聽了什麼新的音樂、發現什麼沒聽過的優秀音樂家,便是互探對方底細,打聽又練了哪些新招、學了什麼困難的曲目。再不然就是鑽研器材,薩克斯風手互比吹嘴、吉他手較量音箱、鼓手互戰銅鈸。大家滿腦所思的,音樂,音樂,還是音樂。

夜晚時分,月正當中,非音樂圈的朋友,認真向學者早已入眠,愛好玩樂者在夜店貪杯熱舞,而我和音樂圈的朋友,則是互相揪團去爵士樂展演場所浸泡其中。爵士樂手有個行話謂之「Jam session」,就是未曾經過練習,一群人就在台上直接用樂器過招。這樣的活動,大夥可以徹夜進行,直到旭日東升一起吃早餐為止。當然,這些爵士樂展演場所少不了酒精的助興,許多友人都是酒國英雄,豪飲之姿完全不下金庸筆下的喬峰。大家仗著年輕精力充沛,身體著床不過三、五小時就可以再次清醒,繼續白天的各種活動,堪稱金頂電池附身,渾然不知疲倦為何物。

這些奮鬥的舊友們日後出國深造後藝成歸國者有之,待國內從事其他工作者有之。在近七、八年來,大家生活漸漸忙碌,發展事業、結婚生子,音樂雖然仍是重要的一部分,卻已從生活的最重心慢慢往邊緣讓位。一天聽音樂、練琴的時間不到一小時似是常態,更別提身體隨著年齡增長,再也不如以往耐操好用。見面首先聊的,往往變成養生話題至上:「哪家中醫調養身體比較好?」「你腰痛都怎麼復建的?」至於音樂呢?「哎呀,你上次傳給我的,我到現在都還沒時間打開來聽,有空聽了再告訴你吧!」自此音信杳然,絕無下文。好吧,那器材呢?「最近要付房貸,家裡也放不下那麼多東西,所以我又賣了一批東西出去了。」當年金錢換物質的行為,現在已經為著五斗米,進行不再回頭的逆向工程。

先前和朋友A演出結束,聽眾的掌聲都還沒結束,A就以超越人類極限的速度,收拾好所有東西趕著回家。經過他身邊問他:「不多待著聊一下天嗎?」下一秒鐘他已人在三丈之外,遙遙傳來:「再不回家帶小孩,太太會砍我。」再隔幾天與朋友B演出,結束後大夥想再多喝幾杯,B便搖手說:「我也很想喝,不過現在只要多喝一點,隔天起來就宿醉頭痛,還是不要好了。」更別提相約Jam session,得到的答覆經常是:「最近肝指數飆高,我不想太晚睡,你們去玩好了。」對於已屆中年的我們,夜生活確實是漸行漸遠,體力也早已從金頂電池等級「退變」成過期iPhone的續航力。

啊,我們的青春呢?

我漸漸發現
邱寶福/聯合報
我在校教數學,但平時喜歡看學生們的作文,雖然同事都戲稱那是「不良讀物」,錯字連篇、不知所云,有心臟病或高血壓等疾病的人不要輕易嘗試。但,每回輪我監考作文,收卷之後總會找時間安安靜靜地把它們看完,再還給國文老師批改。大概是不用給評語、打分數的關係,身心不適的症狀倒沒那麼嚴重。

某次的作文題目是「我漸漸發現」,考生是國三應屆畢業生,內文充斥著親情與友情、信任與背叛、生離與死別的故事。

有人寫自己之前被軍事化管理,但某日媽媽突然放手不管了,不再幫忙添飯盛菜舀湯,讓作者自己決定要夾哪一道菜,要在餐桌吃還是整碗捧去客廳配電視吃,他從中感受到「你已經長大了」的隱喻,開始學著照顧自己。

也有人寫看似團結快樂的班級,在笑盈盈的背後是眾多小圈圈的勾心鬥角,所以作者選擇沉默,認為被孤立也好,被視為難相處也罷,就是不想捲入其中。透過那篇作文,我更了解班上低調的學生在想什麼。

最多人寫的是自己的成長對比父母的老去,有人感謝父母過去帶自己上山下海,走遍山之巔與海之濱。有人感謝他們沒日沒夜打拚事業,儘管在童年時光中缺席,但提供了一個無虞的生活環境;只是,若時光能夠倒轉,還是希望父母多留一點時間陪伴自己。

至於那篇描述哥哥年初因病早逝,怕媽媽難過而一直忍著不哭的女生,原本是個愛笑的女孩,讀了她的作文後,我才明白為何她近來總是眉頭深鎖。我心疼女孩在這麼小的年紀就要承受哥哥不在的無奈--我是在大二那年懂得這種痛,但我沒有她這麼堅強,收到消息的那一天哭到不能自已。

看著這些學生的作文,我發現我們都在不知不覺中長大,好比自己從坐在底下安靜聽課的學生,變成站在台上滔滔不絕的老師;從被載的人子,變成載人的人父。回首翹望,原來,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。

一句好話
呂白水/聯合報
最大的疑惑,

是不願了解自己;

最大的阻礙,

就是心結解不開。

 
 

 
訊息公告
 
 
 

 
2017 最值回票價的藝文活動 要去哪個城市參加?
紐約?倫敦?柏林?哪個城市的藝文活動最值回票價呢??根據英國郵政總局 ( British Post Office ) 2017年的藝文旅遊花費報告顯示,被評選為最經濟實惠的藝文旅遊國家是?

令人意想不到的食物典故
在美國的中菜館,用完餐後會送上幸運餅乾。這是簡單、酥脆的甜點,裡面有一張幸運籤。很少人知道這種餅乾源自日本。這些餅乾從日本人在舊金山經營的中菜館傳遍美國各地。

 
 
 

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「聯合線上公司」或授權「聯合線上公司」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,
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【
聯絡我們】。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udnfamily : news | video | money | stars | health | reading | mobile | data | NBA TAIWAN | blog | shopp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