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青春名人堂】黃宗慧/向左轉? 向右轉?

【聯安醫週刊】提供健康新知、飲食營養等內容,以淺顯易懂的方式和大家輕鬆聊健康,落實生活中的健康美學。 【bobo小天才.輕鬆玩教養】針對家長頭痛的學齡前教養問題開闢解決方案,讓家長輕鬆地教導孩子。

無法正常瀏覽圖片,請按這裡看說明  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,請按這裡線上閱讀
新聞  健康  財經  追星  NBA台灣  udn部落格  udnTV  讀書吧  
 
2018/08/15 第4274期
 
精彩內容
 

心情札記 【一起來築夢】吳怡萱∕樂活齡里, 用青春翻轉長者的生活
【青春名人堂】黃宗慧∕向左轉? 向右轉?

 
 

 
心情札記
 

【一起來築夢】吳怡萱∕樂活齡里, 用青春翻轉長者的生活
文∕吳怡萱/聯合報
兩人最後設計出互動式迷宮裝置,並決定以快閃的方式從公園出發。


起初,他們參考了國外「Pop-Up City」的快閃概念,想利用靈活、暫時性的元素,在城市零碎的閒置空間中帶入社會議題……


這次訪談的主角是中原大學景觀設計系的林子宸與許天睿,兩人一同組成「好齡活」團隊,想透過所學改變社會。採訪當天我們約在松山文創園區五號倉庫碰面,剛好是畢業展覽的第三天,星期日的上午,參觀人潮尚未湧入,兩人仔細地向我敘述他們的計畫。

「我們的初心很簡單,一年的畢業設計製作期很長,想要真實地去面對社會議題,而不是做一些很美的規畫或空想。」他們談起畢業製作,興奮中帶點緊張,眼裡卻閃爍著堅定的光芒。

想要認真做一件可以改變社會的事

真實地做一件事,帶給社會改變,是兩人的共同理念,也是成為夥伴的主要原因。起初,他們參考了國外「Pop-Up City」的快閃概念,想利用靈活、暫時性的元素,在城市零碎的閒置空間中帶入社會議題。而最終決定以「樂活齡里--超高齡環境友善計畫」為主題,是因為有一回訪問新店中山里的里長時,意外看見一張照片,畫面中公園裡的長者們排排坐在輪椅上,望著天空發呆,彼此毫無交流,帶給他們極大的震撼。子宸說:「我曾去天津參加工作坊,在小區的公園裡與九十多歲的長輩打桌球,他們的體力與球技都讓我這樣的年輕人望塵莫及。因此,看著這些實際年齡較低卻更顯老態的長輩,我覺得很難過,也發現超高齡化社會是台灣當前極需被正視的議題。」天睿也拿出資料,說明許多長者退休後失去生活重心,少了社交圈,也缺乏肢體活動,導致身體狀況變差;然而,目前政府的長照政策著重服務失智、失能的長者,作為景觀專業者,他們希望可以早政府一步,進入公園開啟長者與他人的互動。預防勝於救援,延緩老化與退化的速度,才是最有效又最不花費社會成本的長者照護方式。

在確認目標後,兩人展開一連串的學習。子宸誠實地說:「這是一個很專業的領域,一開始什麼都不會,真的很害怕。」還好在逐一拜訪相關領域專家後,掌握設計要領,最後在與許書業復健科醫師討論過程中,有了明確的方向:提升長者的喪失機能以及手指運動。他們根據這兩個原則,從數十種互動遊戲中篩選,設計出不分年齡、健康狀況且友善輪椅族的互動式迷宮裝置,再以快閃的方式從公園出發,透過迷宮裝置作為媒介,提升長者與他人的互動頻率,並維持身心健康。而這樣一個社會關懷的畢業製作,也入選了2017年台積電青年築夢計畫。

進入公園,從經驗中調整

設計草圖出來之後,整個寒假兩人都窩在學校的木工教室,完成第一版互動式迷宮模組。為了掌握裝置在不同公園的可行性,他們選定了台北市松山區的西松公園、桃園市中壢區的光明公園、台北市萬華區青年公園,三個規模不同但老年人口比例皆偏高的公園優先測試。

天睿在活動進行中發覺長者對陌生人防備心很重,想要打破藩籬,移工看護扮演很重要的角色,若有她們帶動,老人家通常更願意嘗試。於是,他們除了中文,也同步做了越南、印尼等不同語言版本的宣傳摺頁,讓這群東南亞的朋友能夠明白活動理念。這樣的努力帶來極大的幫助,接下來的活動中,不僅看護本人捧場,甚至會主動邀請爺爺奶奶們加入。也有身體真的不太方便的奶奶,本來是坐在輪椅上發呆,但因觀看大家活動時的歡樂景象,多了與看護之間的話題。

另外,兩人也發現不同的公園有不同的生態。像西松這樣的小型鄰里公園,大家相互認識,很容易呼朋引伴一起參與;而光明公園和青年公園這種腹地較大的公園,群落分布零散,就必須調整作戰方式,兩人最後乾脆殺到兒童遊戲區吸引人潮。

子宸說:「孩子是長者的最佳玩伴。」許多長者一開始靜靜地在旁邊觀察,不願意加入,可是當場內出現了小孩子,長輩的心就瞬間融化,有人選擇一起玩,有人成為指導員,在一旁協助。

天睿也說:「最讓我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王伯伯,他玩到欲罷不能,變成我們要一直告訴他:『這真的是最後一球囉!』」可見長輩不是冷漠,只是慢熟,需要催化劑讓他們打開心扉。

在幾回測試後,他們也注意到長輩們經過幾次嘗試,對裝置熟悉後就會漸漸失去興趣,於是針對這個情況提出改良,製作三個不同難度的關卡,一方面依照長輩不同的身體狀況進行替換,另一方面也提高遊戲樂趣。改良後的設施在畢業展覽首次曝光,他們藉這個機會觀察使用者反應,天睿分享這幾天的狀況,提到昨天有一位住在附近的爺爺來看展,很喜歡他們的迷宮設計,給了兩人不少正面肯定,反覆練習後爺爺也完成了難度最高的迷宮。對兩人來說,長者主動使用他們的裝置,就是現階段最有成就感的事。

透過景觀設置,搭起人與人之間的橋梁

「改變社會是我們做這個設計的初衷,沒想到後來最受感動的是我自己。」天睿說,他從來沒想過可以和這麼多陌生的長輩產生連結,為他們做這麼多事,而當他看見長輩的笑容,突然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滿有意義的。

子宸也補充:「我們兩個都是台北人,本來以為台北人很冷漠,但這一年下來發現大家只是害羞。當裝置一進入公園,彼此不認識的人就會透過它產生互動,所以我們的工作就是創造一個媒介,讓人與人間有機會自然地互動,進而為生活帶來正面影響。」

經過一年的努力,兩人透過景觀設計專業,一點一滴地改善長者在公園裡的生活樣態,也吸引更多人對台灣超高齡化社會議題的重視。雖然台積電的計畫會有結案的一天,但未來,他們會持續改良裝置,並且尋求相關機構合作,透過永久性的公園設施,活絡鄰里間的社群關係,改善長者的生活品質同時延緩老化,讓未來的公共環境更符合超高齡社會的需求。


【青春名人堂】黃宗慧∕向左轉? 向右轉?
黃宗慧/聯合報
路癡如我,也曾經有過學開車的夢,然而這個夢想,終究因為我是個不辨左右的「左右盲」而放棄了。

我左右不分的問題非但十分嚴重,還從小就跟著我。最初,是幼稚園裡某個需要先脫鞋才可以進入的遊戲空間,讓我體會到原來自己「左邊?右邊?傻傻分不清楚」。每當離開遊戲空間要穿鞋子的時候,一向動作迅速的我總要花不少時間,才能把鞋子穿對腳。後來我心生一計:只要在布鞋裡偷偷寫上左右不就得了?但這個計策並沒有真的加快我穿鞋的速度——雖然知道了鞋子的左右,但我還是不太能確定自己的左腳是哪一隻啊!

這種讓多數人感覺不可思議的左右盲,曾經是我拚命想隱藏的恥辱。

高一時我被選為班長,每天朝會都要帶隊進操場。對路癡來說,「茫茫的操場中哪裡才是我們班的定位?」根本是一大難題,於是我拜託身後第一排的某位同學提示我,走到哪裡該向左或向右轉;而事實上,除了她的口頭提示之外,我還得靠著提醒自己制服口袋繡學號的那側是左邊,才能在聽到「左轉」的提示時不至於轉向右……帶隊的那個學期,無比漫長。

敏感又好強的高中時期,左右盲帶來的恐懼還不只帶隊這件事。

高二時的軍歌比賽,要求全班以整齊劃一的步伐配合樂曲行進,我左右不分又常同手同腳,自然「剉咧等」。還好參賽人數的需求低於全班人數,我立刻自願退出,但依然每次練習時都在場邊觀看,為的是不想因為自己的難言之隱,被當成只想讀書、不想花時間參加班級活動的人。


那麼我左右不分的問題,是怎麼解決的呢?

答案是,沒有解決。

當然不像幼稚園時那樣,連自己的左右腳都分不出來,但至今我買鞋試鞋時,還是常常困惑,眼前店員遞來的那隻,是左腳還是右腳的鞋?工作上的困擾也有:當我使用投影片演講時,如果同一投影片並列了兩張圖片,我會在指示聽眾觀看某一張時,不確定到底該稱之為左邊那張還是右邊那張。演講速度飛快的我,總會在這種時候,為「投影片的左邊到底是聽眾的左邊還是我的左邊」停頓下來。

笑談這種「缺陷」,是因為回想起完美主義的自己,青春歲月的時光曾如何不快樂。那時不但對自己要求很高,不容許有任何表現不如自己設定的標準,也怕被別人看出弱點。然而,累積的人生經驗卻讓我發現,接受自己的不完美、接受人總有「不能」之處,不但可以讓自己不那麼辛苦,也將對於他者的脆弱與不能,多一份體貼與同理。

當然,開車上路不能不辨左右,所以我放棄了學車,但在許多「轉錯了也沒關係,再轉回來就好了」的人生情境裡,我不再慚愧於左右不分,因為左右盲,也是我的一部分。


 
 

 
訊息公告
 
 
 

 
極端氣候下的奇幻地景 達納基勒窪地
達納基勒窪地位在低於海平面一百二十五公尺的地方,那裡有著殘破的景觀、火山活動和極端的天氣,這一切使它成為地球上最嚴峻且美得最不可思議的地方之一。

游泳後腹瀉不已?可能是「隱孢子蟲」作怪
天氣熱到發慌,不少人都會選擇到游泳池消暑,但你是否有過游泳後腹瀉的情況呢?如果有,你可能是不小心喝到泳池水的時候,一併把「隱孢子蟲」吞進肚子裡了。到底「隱孢子蟲」是甚麼?

 
 
 

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「聯合線上公司」或授權「聯合線上公司」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,
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。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,請【
聯絡我們】。
  免費電子報 | 著作權聲明 | 隱私權聲明 | 聯絡我們
udnfamily : news | video | money | stars | health | reading | mobile | data | NBA TAIWAN | blog | shopping